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曾瑞清的博客

 嗨!亲爱的朋友,欢迎你们光临我的blog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公玩失踪  

2009-07-25 11:36:56|  分类: 工作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几次提笔且欲言又止。矛盾中度过近二个多月,为了那忘却的记忆,还是把它变为文字,或许心里会轻松些。

5月9日早上接到先生电话,说你不是11日回来吗,我包了很多饺子放在冰箱里。跟先生结婚二十年了,他家里家外一把手,只要他在家,我差不多是过着饭来张口的日子(但一个月白天难得一天在家呆)。听到先生电话,我有一种浓浓的幸福感。中午又收到女儿短信,问:端午节是不是还在南昌,如在她想到南昌来。我将这信息去电告诉先生,可回复是:对方联系不上的。因为这是在昌的扫尾工作,尤其紧张,到晚上12点才回房休息,想到先生电话中午没打通,又拨了一个,同样的回复。也许太晚,关机了吧!再打家里的座机,还是无人接听,这就怪了,12点还没回家,也许喝醉了吧!我忐忐忑忑地到深夜三点多才糊糊涂涂地入睡。一觉醒来,已是6点多,急急忙忙地洗漱,吃过早点又赶着去上班,今天可是在昌的最后一天,工作一定得抓紧,否则会影响回程。我一边走,一边琢磨着怎样加快工作进程。

手机铃声响起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“喂,您好,哪位?”“建国,火生的战友呀,他到哪去了?从昨天到现在打他手机一直是联系不上。”这时我才想起昨天的事,惊出一身冷汗。先生有个习惯,每天五点半起床到外晨炼,6点半回来一定会开机,都快八点了,正如他战友所说,还是联系不上,这岂不是怪事!记得不久前我们“五一”在武汉,我手机因忘了充电三天都未开机,而他每天电话不断。我打趣地说:“我三天不开机都没事,你只要半天不开机,别人都会认为你失踪。”他肯定地回答:“确实如此!”可这么久联系不上,是从未有过的事,难道他不知道家人会挂念,朋友会满天找?不可能,难道出什么事了!因为先生平时贪几杯小酒,又喜开车,自从家里有了车后,他更是呼朋唤友开着车满世界潇洒。几次喝高了,一次开到田里四个轮子朝天,一次开到马路下幸被一棵大树挡拄,还有一次坐满一车都喝醉了的人,要从马头山(先生工作的乡镇)回资溪,可开了一个多小时后竟发现车又返回了马头山,一车人吓醒了酒。从马头山到资溪可是一条狭窄弯曲的山区公路呀,车在什么地方调过头谁也不知,他朋友跟我说,那次差点没把他们吓死。但不管怎么说,菩萨保佑,三次都有惊无险。可这次他到底发生什么事?

坐在办公桌前,心里无法平静,还是打个电话给他大弟,叫他到处找找,顺便交代不要告诉爸爸妈妈,免得老人担心。二十分钟后,大弟来电,能找的地方都找了,知道的电话都打了,大家都没看到他的人,他的车也不在院子里,肯定是开车出去了。我被一种不详的预兆笼罩着,想起先生平时对我的好,想起先生最后一次跟我通话说饺子包好放在冰箱里,想到家里大事小事都是先生做主,尤其先生打理的所有生意我一无所知,如果先生万一有什么不测,不敢想像,有一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,我脑袋发胀,敲打键盘的手在发抖,无声的泪水滚滚而下,我根本无法工作。大弟又告诉我:爸爸妈妈也知道了,妈妈正伤心地哭。“叫你不要告诉老人家,都七十多岁的人老人哪受得了这份折磨!”“我没有呀,我只是问哥哥到家吃饭没有,他们很敏感就意识到什么,就打电话,发现电话打不通,逼着得我才说的。”这边电话一挂,老太太的电话就打过来,听到老人家伤心的哭声,我的心都碎了。为了不让老人过于伤心,我强忍着泪水,平静地回答:“哦,没什么事,现在我正忙,一会我给你电话”。抹了一下眼泪,作了一次深深地呼吸,平静了一下忐忑的心情,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回电:“妈,真没事的。我分析他一定到冷水那个地方去了,那里信号不好,所以你没联系上。再说他出去是有准备的,大弟刚才来电告诉我客厅的电没关,电肯定是昨天他走之前开的,这是他的习惯!”其实我心里也没底,大弟已打电话到冷水,可冷水朋友回话,先生昨天没过去。叫大弟到邮局查先生最后一个电话是给谁打的,大弟说这是个人隐私不可查,但在想办法找熟人到市局去查。回到办公室,坐在电脑前安慰自己,那事先放放,我着急也没用,反正家里大大小小的人在找,我还是抓紧时间把手头上的事做完,明天就可以回家。

没过一会,大弟来电说有线索了,哥星期五在资溪宾馆开了一个房间,房间是一个山东女人带了一个小孩子住,全家正在询问,可那女人说不认识哥,叫她拿手机给看一下,她生死不同意。那什么意思,难道她跟先生无故失踪有关?如真……我不敢想,我心酸,我心寒!但想想先生的所作所为,我又觉得不可能,其中一定有蹊跷。耐心地等待结果吧,还是做我的事。一会儿大弟来电:“哥哥有身份证吗?查电话要用!”“我没有,他带在身上了。”“有存折吗?我可以到银行去查!”“他存折没给我,我不知道放在哪儿,如果要身份证,我家办公桌的抽屉里有户口簿,户口簿上面有。”大约过了五分钟,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一种责备的口吻,是大妹:“你还不要回来,哥哥没见了,我们大家都在找。”接着是一个严厉的声音,一种命令的口吻:“是老公重要还是工作重要,还不要赶快回来!”是他小妹的声音。他们的指责,他们的心情我都能理解,也都懂。我何尝不想回去,但在这节骨眼上,……哎,怎么办呢!去个电话,问问二姐,她考虑问题比较周全。“姐,我要回去吗?”“我看你还是回来吧,爸爸妈妈伤心欲绝,全家几十个人都在寻找,还是没有音信。”不容置疑,我必须回去。我向主编请假,说了大致的情况。主编非常理解,尽管这样会耽误他们的回程,但他还是马上同意,并电告出版社社长。社长回电,马上派车过来送我回家,并叫主编转告我:小曾在出版社做事,她有什么困难尽管说,我们会尽一切可能帮助她。社长短短的几句话,温暖了我们编辑部的每一人。

等我回到住处,收拾好衣物,快11点,中饭肯定是无法咽下,大姐跟我准备了好多干粮,主编买了一大袋的饮料,我什么都不想带,什么也不想吃,但盛情难却,带上吧,他们心里可能会好受点。因为整个上午大姐她们和我一样,饱受精神的煎熬。带着他们深深的祝福与牵挂,坐上送我回家的轿车。车很快就要出南昌城,这时接到大弟的电话,你不要回来,哥哥找到了,他没事--话没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。够了,知道他没事就好!让司机调转车头返回住处。可我还想知道他失踪一天一夜的原因,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,无耐先生电话一直占线,还好一会儿先生来电解释:车被刮了一下,到邵武修车,到邵武后发现手机没电,晚上喝多了又和朋友到K歌,到很晚回宾馆一觉睡到第二天十点多。资溪宾馆那女人他真的不认识,是冷水一个朋友叫他开的房,他们没见面。尽管先生的解释可信度不高,但我还是希望这些都如他所说。当然希望他骗术再高明点,能骗我一辈子。“幸福的女人找到了一个大骗子,骗了她一辈子;不幸的女人找到了一个小骗子,骗了她一阵子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7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